桑榆未晚

喜歡兩個人

七梦:

存图。

踏遍万里山河,同卖手机。


第1张是#谁是OPPO拍照KING#的话题背景,可直接做微博背景。

第2、3、4、5张是修图,1920x1080,可做桌面壁纸。

喜欢自取(๑•ㅂ•)و✧

比哈特😘

給我霆峰霸霸打call

[霆峰] 我的秘密 16

烟雨明清:

魔法学院AU


 



陈伟霆前两年的魔法是在北美的魔法学校——伊法魔尼学的。大洋彼岸的很多东西,都跟霆峰我吃这边很不一样,所以在刚转过来的第一个学期,他花了不少功夫来适应这里的一切。


 


开学典礼上的分院仪式就让他有些惊讶。在伊法魔尼,每位学生都有可能同时被多个学院选中,而在霆峰我吃的礼堂里,那顶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帽子却显得十分专制,“噢!又一个格兰芬多!”


“为什么是格兰芬多呢?”他悄悄地反问,“我还不清楚这几个学院有什么区别呢?”


“我的孩子,你必须相信我,我是不会分错的,”分院帽神叨叨地说,“纯血统,天分不错,是的,你也拥有其他学院所重视的品质。但是你富有好奇心,你充满勇气,听我的没错,你在格兰芬多会学到很多。除非,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其他特别希望加入的学院。”


其实,按照陈伟霆在伊法魔尼听来的说法,那间叫拉文克劳的似乎才是这里最优秀的学院,不过他也不介意试试格兰芬多,毕竟,尝试新鲜事物永远都显得那样有趣。


 


就这样,从第三个年头开始,他与许多一年级新生们一道,加入了格兰芬多的长桌。


 


开学不久后他就发现分院帽说得不错,他确实很快就融入了这个活力四射的群体,不得不说,有那么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捣蛋,就连上课这样无聊的事,也一下子变得有趣了起来。


随着对新学校了解的深入,慢慢地,他也开始对其他三间学院有了一些认识,比方说那个传说中的拉文克劳,与其用“睿智”这样深奥又无法丈量的词汇来形容,他倒觉得“神秘”才更加适合他的同学们。


一块儿上课的时候他就能明显地感觉到,不像爱热闹的格兰芬多,这些拉文克劳似乎很喜欢独来独往。一个星期下来,他甚至连一个拉文克劳的学生的名字都没能问到,更别说成为朋友了。


 


也就是在这样的一节课后,他被格兰芬多的院长屠苏老师叫到了办公室,邂逅了生命中第一个成为朋友的、同时也是对他最最重要的拉文克劳——


 


这个男孩他记得,几乎每一节课上都在举手回答问题。男孩长了一张乖巧的圆脸,眼睛也圆,垂着长长睫毛站着,领带打得一丝不苟,完全是一副好学生的模样。


他听到屠苏老师介绍说,“这位同学是拉文克劳的李易峰。”


他默默地记住了,再牢牢握住递过来的手。那只手也是软软的,手心很热,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让人不由自主想再握一会儿……


 


认识的时候有点一头热,没过多久,他就不得不把这内心萌动的小小火苗压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他的这位时间旅行的伙伴,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亲近的。


哪怕每天无比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或是主动跟他开启话题,男孩也只是冲他友好地一笑,接着便把注意力转回手里的金色沙漏上,像握住一卷羊皮纸一样正经地握住他的手腕,带着他奔向下一个课堂。


 


这样平常又让人微妙地感到失落的同行关系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万圣节前的一个周末才有了改善。


 


那天是周六,是开学之后第一个能去霆峰么么村的假期。陈伟霆想去传说中的尖叫棚屋很久了,一整周都特别兴奋。


不料临到要出发的关头,他却突然被告知——没有监护人的签字,他是不能离开城堡、前去霆峰么么村的。


妈妈和姐姐都还远在大西洋的彼岸,哥哥一家也不知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驯龙……而他,的确还没来得及得到他们其中任何一位的签名。


他目送着其他三年级生兴高采烈地离去,城堡的门口很快变得空荡荡的,他的心里也空空的。


 


这样的垂头丧气持续到了城堡大门再次打开。


陈伟霆抬头一看,里面出来的人竟然是李易峰。


 


换下了刻板的校服之后的他,看起来比平时更可爱了一些,还有些气喘吁吁。也许是因为一路跑来,他的脸颊红扑扑的,胸口也一起一伏。


他的脖子里照常挂着那根金光闪闪的链子,让陈伟霆一看见就倍感亲切。


“嗨!李易峰!你怎么也还在这儿?”


 


李易峰看见是他,就不太介意提起自己的秘密,“我刚上完一节课,没赶上大家……”


“那怎么办?”陈伟霆跑到他面前,“那你还打算去吗?”


“我打算用时间转换器回去,说不定能赶上,”李易峰眨了眨眼,又问,“你呢?你要不要一起?”


陈伟霆叹了口气,苦恼地说,“回去了我也没办法去,我没有妈妈的签名。”


“啊?”李易峰一下把眼睛睁圆了,看着他,“那怎么办?”


“没办法,”陈伟霆对他摇了摇头,“你快去吧,不用管我。”


 


李易峰站着没动,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阳光洒在他一边微微抬起的小浓眉上,衬得肤色分外的白。他站了一会儿,最后把同样黑白分明的眼睛弯了弯,又盯住了陈伟霆,嘴角扬起一点小小的弧度。


那还是陈伟霆第一次看到他这样露出这样的表情,非要找个形容的话,应该是像一只想法儿捣蛋的猫咪。


李易峰问他,“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别人看不见你?”


“唔……”陈伟霆摸了摸后脑勺,“有倒是有,我有一件隐形衣。”


 


然后呢?


他一脸问号地看着忽然对着他露出了灿烂笑容的李易峰。


李易峰一把抓住他的手,“你跟我来!”


 


★★


 


“我庄严宣誓——”


李易峰把魔杖指在一张折叠起来的羊皮纸上,念念有词,“我没干好事!”


 


陈伟霆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咒语,不过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张平凡无奇的纸上,忽然出现了蜿蜒的墨水痕迹,细细密密地,勾勒出根根线条,最后化作了——


一张地图???


 


看陈伟霆有点愣,李易峰又冲他露出一排洁白牙齿,“这是活点地图。”


“这是……”


纸上的画面越来越清晰,还有带着人名的墨点在不停移动,陈伟霆不禁有了个想法,“这是城堡的地图?”


李易峰点点头,手指抚过这条那条通道,陈伟霆立刻又意识到,上面有好多他平时见也没见过的楼梯、走廊……


“这些是……”


“在这!”李易峰的指尖顿在了城堡三楼的一条走廊,那里有一条密道,曲线的另一端,似乎通向的是城堡的外面……


 


推开活板门钻出来的那一刹那,陈伟霆差点发出一声惊叹。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是不该出现在这的,连忙压低了声音,悄悄问跟他兜在同一件隐形斗篷下的李易峰,“这里就是霆峰么么村了吗?”


李易峰跟他挨得很近,轻轻的呼吸落在他的耳畔,“嗯,这里是蜂蜜公爵糖果店,就是魔法史课上提到过的,那次妖精叛乱事件的总部。”


 


陈伟霆当然不可能记得十七世纪的时候这里发生过什么,不过他也并不在意,这一刻的他,已经完全被那铺天盖地的货架以及五彩缤纷的瓶瓶罐罐吸引了注意。


“天哪!这里看起来真是太棒了!那个羽毛笔、小拐棍!这些都是可以吃的吗?”


他的眼睛闪亮亮,牢牢地盯着琳琅满目的各色糖果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吞了记口水,“我们可以过去看看吗?”


李易峰笑了起来,“当然啦,你还可以试着吃吃看。”


 


蜂蜜公爵之行,让在另一个国度长大的陈伟霆眼界大开,最后两个人是捧着一大纸袋零食离开糖果店的。


但是又因为陈伟霆不可以暴露行踪,两人七拐八拐地,找到一处僻静的小破屋子外面,才在雪地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面坐了下来,开始拆糖果吃。


“毛毛牙——薄荷糖——”陈伟霆念着一个怪异包装上的字,然后打开了它,“你吃不吃?”


“不吃谢谢,”李易峰摇摇头,也低头拆了一个,“我这个是——椰子冰糕,你吃不吃?”


“不吃谢谢。”


 


陈伟霆于是认真地把自己挑的薄荷糖放进嘴里,可他的手指根本还没使劲,那糖就碎成粉末了,激起他舌头上一阵凉意。


“好冷好冷——”他咬着舌头感叹。


这时,忽然又有什么东西从他怀里的纸袋里飞了出来,一边发出嗡嗡嗡的声音。他眼疾手快,一记捉捕将它抓进手心。


从指缝里面看,那是一颗——有着透明翅膀的糖果。


“这是什么糖?”他问。


李易峰看了一眼,“这是滋滋蜜蜂糖。”


说完,还忽然笑了一下,“你一定要尝尝,这个特别甜。”


“真的吗?”陈伟霆看着他弯起的嘴角,顿时觉得心里真的开始变得甜滋滋的了,于是毫不犹豫地搓开包装,把糖塞进了嘴里。


 


“喂!”


他是听话吃了,李易峰却露出了一丝慌张的表情,“你、你别在这吃啊!”


 


李易峰还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这让陈伟霆的心里没来由地涌出来一股热意。


也许、也许是因为这次拉手跟平时哪次都不太一样,李易峰把他抓得很牢,不再只把手指软绵绵地搭在他手背上了。


他的心脏开始晃晃悠悠的,身体也轻飘飘,好像飞到了天上,浮到了云层里。


 


这时,他再低下头一看。


不得了,双脚竟然真的离开了地面!


 


原来吃了滋滋蜜蜂糖之后会飘起来,李易峰这样跟他解释着,一边着急地拉着他的胳膊。


村落里的风不小,一阵风吹过,陈伟霆更是被吹得往边上乱飘。


 


“哇——”


他从未有过这样刺激的经历,不禁兴奋地喊起来,“窝要被风吹走啦!”


“不会的!”李易峰却认真地朝他喊着,还把他的手臂紧紧抱在怀里,使上了吃奶的劲拖住他,“我一定会拉住你不放手的!”


 


尽管滋滋蜜蜂糖的作用效果仅仅持续了不到五分钟,落回地面上的时候,陈伟霆却发现,原来李易峰吓得脸色都白惨了。


李易峰紧紧抱着他的胳膊,仍然心有余悸,“下回别在风大的地方吃,我不一定能拉得住你……”


 


那颗小脑袋就靠在他肩膀上,黑发乖顺地贴在额前,手也还紧紧地塞在他手心里……


陈伟霆心里忽然一阵悸动,想也没想就问了一句,“李易峰,你圣诞舞会有舞伴了吗?”


李易峰坐直身体,看了看他,“有了啊。”


“是你的女朋友吗?”陈伟霆脱口就问。


 


不过话刚问完,他就后悔了。


他这是在干什么呀……


难不成,他还想邀请李易峰跟自己一起跳舞吗?


 


“才不是呢!”李易峰的脸也学着他,腾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只是我们拉文克劳的一个学姐。”


“哦……”


 


说完,两人之间陷入了一阵漫长的沉默。村庄里的风声很大,穿过他们背后的棚屋时还不停发出呜呜的声音,听起来尤其吓人。


这次主动打破沉默的是李易峰,他有点好奇地看了看陈伟霆,“在伊法魔尼,你们也有圣诞舞会吗?”


“没有,”陈伟霆摇头,“圣诞节我们一般都回家。”


“哦。”


“……”


“……”


“不过我们有感恩节晚宴!”陈伟霆说着,比划起来,“你知道吗?晚宴上的火鸡,有这——么大!吃完你就跳不动舞啦!”


李易峰被他逗笑了,抿起嘴角听他说话,还特别专心地盯着他看,陈伟霆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不过,其实也不是特别好吃就是了……”


 


“那你们还教什么?”


两个人坐在大石头上面聊着聊着,李易峰的话也慢慢变得多了,还主动询问起他来。


“你们是不是教——”他忽然又调皮地一笑,“呼神呼喂?”


 


陈伟霆一愣。


他想起前一天的黑魔法防御课上,他在大家面前使用过一次这个咒语,那是因为授课的老师希望他们能每个人提出一个自己知道的黑魔法防御术。


不过,守护神咒算是比较高深的咒语,三年级的他们当然是施展不出来的。仅仅是他的魔杖尖端吐出的那一点点银色,也已经足够为格兰芬多赢得分数和赞美了。


 


“嗯!呼神呼喂!”他点点头,重复了一遍。


“是呼神护卫啦……”李易峰笑得前俯后仰。


陈伟霆这才意识到,他是在替自己纠正念咒语的口音,就也跟着念了一遍,“呼神呼——喂?”


“呼!神!护!卫!”


“呼神呼味。”


“呼神护卫!”


“呼神呼喂!”


“……是护卫!”


 


★★★


 


被从梦境里拍醒的时候,陈伟霆才发现,他又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睡着了。


李易峰就坐在他的边上看着他。而本来,是应该他陪李易峰来学习的……


 


窗外的夜空中,已经只剩无边无际的黑暗。


“对不起峰峰,”陈伟霆愧疚地说,“我又睡过去了,是不是都快没晚饭了?都是我不好,你饿不饿?”


李易峰微微笑道,“就是有一点点饿了,才喊你的啊!”


他一边盖墨水瓶盖儿,一边又说,“看你睡得好香,是梦到什么好事儿了吗?”


 


陈伟霆望着他埋头收拾的样子,又想起那个关于回忆的香甜的梦,忽然伸手摸了摸搁在桌上的那根魔杖。


“我梦到了,”他轻声地说,“呼神护卫——”


 


空气中发出了“噗”地一声轻响,随即,有一团金色的光雾从魔杖的尖端喷了出来。


“哇……威廉哥……”


李易峰停下手上的动作,接住了飞进他掌心的那对金色翅膀。那守护神太小,几乎看不出来是什么动物,有点像鹰的模样,但又拖着长长的尾巴……


 


“威廉哥,你太了不起了!”


李易峰感叹起来。


“我在一本书上看到上过,只有内心特别强大、特别温柔的人,才能召唤出金色的守护神。”


“而你的不光是金色的,你还能把它的形状大小控制得这么好!”


“你到底梦到了什么呀?能高兴得召唤出这么完美的守护……呜!”


 


还没说完,他的话头就忽然被堵住了。


猛然尝到这熟悉的气息,他混混沌沌地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推着陈伟霆抗议起来,“威廉哥,这里是图书馆……呜……”


 


陈伟霆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吻着他,一手摸进书包,拉出来那条透明的斗篷。


“没事,”他轻轻碰着李易峰软嘟嘟的嘴唇,说,“我们让他们看不见。”


 


 


TBC



最近管不著嘴 必勝客都吃了好幾頓
麥片配火龍果已經嗑不下
晚餐酸奶拌香蕉才能吃下去😂

很久没有看到峰峰带耳钉了

日常 059

亲亲可爱辣翅鲸:

BGM:circles


你有没有过,突然很想被人拥抱的时候?


 


李易峰是有的。当他叼着烟蹲在剧组的大摇臂下面的时候突然就有了这种感觉。


 


不是他矫情,说实在的,可能常年在外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工作上要和其他人保持礼貌距离,不得已的身体接触也都是拍戏时候的剧情需要。即使偶尔合作到熟悉的朋友,按李易峰这个内敛的性子,也不大会上去拥抱一下说好久不见。


 


这天大夜戏,现在已经凌晨好几点了,片场还灯火通明的。听导演那意思,是既然已经这时候了不如赶个朝阳去把片子的最后一幕拍了。


 


实在是困,只能趁着别人拍的时候跑过来抽根烟提提神。李易峰吐了个烟圈。这技术还是陈伟霆教他的,教会了俩人就对着吹,看着俩小烟圈飞啊飞的撞到一起殉情,然后俩人对着傻乐。


 


“但是不能总抽喔,吸烟有害健康。”陈伟霆义正言辞地说完这句之后狠嘬了一大口,留了三分之一的烟屁按灭在烟灰缸里。


 


李易峰看着那三分之一撇撇嘴:“臭矫情。”


 


自己却也是在大概三分之一的位置就掐了烟。


 


“烟的后三分之一焦油量最大,所以最好扔掉。”这句不记得谁说给他们的也不知道真的假的的话倒是被他俩清楚地记得。


 


一支烟抽完,李易峰站起身子,倚着摇臂的架子舒展了一下筋骨,溜溜达达跑去导演身边看监视器。


 


这回的导演是熟人,李易峰跟他不用拘着,现在正困,实在也不想费力气迎合谁。“抽烟去了吧?”导演鼻子挺灵,李易峰嘿嘿一乐:“困啊大导儿,你也不说给我放个假。”


 


正拍到感情戏的关键,导演没搭理他,李易峰也不多说,找了个椅子歪在里面骚扰陈伟霆——反正他手机一般都静音,不会被吵醒。


 


李易峰是这么想着的,却没想到会突然接到陈伟霆的电话。手机一震吓得他一激灵,着急忙慌地跑开几步才按了接听放耳朵边上,再跑几步才小小声说话:“喂?我吵醒你了?”


 


那边是陈伟霆带着睡意的模模糊糊的声音:“今天要拍日出,已经该起了……你还没拍完?”


 


“没……我一会也要去拍日出……”李易峰叹了口气,“你起吧,记得吃早饭别空腹喝咖啡。”


 


陈伟霆应了一声,电话那边悉悉索索的穿衣服的声音,李易峰举着手机等着,半分钟之后陈伟霆的声音传来:“知道了,我起床洗漱了,你加油。”


 


挂了电话感觉续了一口仙气一样,李易峰脚步轻快地走回导演身边。


 


“呦,活过来了?”导演回过头,“刚还琢磨这要不要挤一挤给你放一天假……”


 


“要!”


 


之后李易峰赶着拍了三天戏总算是给自己硬挪出了一天假,下了戏就跑,想着多一晚是一晚。临上飞机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陈伟霆打了个电话。


 


“你明天忙么?我去找你。”李易峰一手拿手机一手从屁兜里掏机票。


 


“别!”陈伟霆惊恐万分。


 


“啊?”李易峰顿了下脚步,让开队伍走到一边,“不方便么?”


 


陈伟霆好像在跑,喘息声音十分清晰:“我在你这的机场,才刚到,你在哪我去找你。”


 


突如其来的惊喜打得李易峰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急急忙忙往出走,边走边嘱咐:“你别来找我了,去停车场,我开的我们导演的黑色X5,车牌号是X5555,你去那等我,我马上到。”


 


没几个神经病会过了安检还往外跑的,李易峰找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出去,干脆跑去休息室,对着一个地勤小姐摘下墨镜刷了个脸:“抱歉,麻烦了,我现在要去停车场能带我出去一下么?”


 


小姑娘一脸镇定地带着他七拐八拐到了停车场,李易峰道了谢准备走的时候才拽住他激动地要了个签名,惹得李易峰一阵笑。


 


车停在D区,偌大个停车场要找起来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李易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陈伟霆并没有发消息给他。


 


可能还没到,李易峰慢下步子,晃晃悠悠找车。


 


陈伟霆靠在车头,带着帽子低着头玩手机,他过来也是临时起意,之前李易峰难得的撒娇让陈伟霆对他的想念直接呈指数倍往上飙,死说活说就挪了一天的日子出来要来慰问一下李易峰,真是想给个惊喜来着,幸亏李易峰打了个电话,不然俩人就得无语凝噎了。


 


车灯闪了两下,陈伟霆抬头看,迎面慢悠悠走过来的人又高又瘦,带着墨镜拽了吧唧的没点儿笑影子——但是怎么看怎么可心。


 


笑意在这一瞬间涌上眼底,弥漫到嘴角,勾起一个甜的要命的弧度。


 


可能笑容会传染,对面那个明明气哼哼的人怎么也就翘起了猫弧,哎,还露牙了。


 


陈伟霆等李易峰走到身前才站直身子,把手机塞回屁兜里,笑嘻嘻凑上去想亲一口。但是帽子有点碍事,帽沿抵住了李易峰的额头。


 


“啧。”陈伟霆伸手摘了帽子。


 


李易峰却偏过头:“别急着亲,先抱一个吧。”


 


和抱着被子的感觉不一样,和哥们间带着距离的拥抱不一样,和跟同事不得不做的身体接触更不一样,是紧紧贴着的,热乎乎的,熟悉的,用力的,属于他们的拥抱。


 


李易峰的脑子在这一刻是空的。陈伟霆箍在腰上的胳膊和垫在他下巴底下的肩膀成了他的承力点,完全放松下来就差挂在陈伟霆身上了。终于……


 


抱了大概有半分钟的时候,陈伟霆换了换姿势,低了低头,把鼻子埋进李易峰的衣领,深吸一口气:“终于抱到你了。”


 


李易峰紧了紧胳膊。


 


后来两个人在车里拌嘴,李易峰说陈伟霆不打招呼就乱跑:“万一我一天的戏没空理你呢?万一我转场去了隔壁市呢?万一今天有媒体探班呢?”


 


陈伟霆调着车载电台的频率,不急不缓:“那我就在一边看你,或者借一辆车去找你,或者躲在化妆间,趁你进来的时候躲在门后头亲你一口。”


 


李易峰抓紧时间瞟了陈伟霆一眼,笑:“傻逼……”


 


“哦对了,给你看。”陈伟霆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了一支点上,深吸一口。


 


“啵。”出来一个烟圈。


 


等烟圈散大了一点的时候,“啵。”又是一个烟圈,正正好套进了大的那个里头。


 


然后陈伟霆对着两个烟圈中间吐出了剩下的烟雾。


 


“看,”陈伟霆回头冲着李易峰乐,“同心圆。”


 


“开车呢谁看你的同心圆。掐了掐了,导演自己都不在车上抽烟,要骂我了。”


 


风从窗户口灌进来,再从后面窗户飞出去,很快吹散了烟味。上高速的时候俩人关上窗,车里就又成了封闭的小空间。


 


本该同时被风吹散的香水味不知道怎么的就散进了陈伟霆的鼻子:“峰峰你今天用的是我的香水哦?”


 


“恩,”李易峰攥了攥方向盘抽了抽鼻子,稍微带了点不好意思地说:“用了好几天了。”










*例行提醒:傻逼是个爱称 喜欢你才这么叫你呢那种爱称

霸霸代言的必勝客 最愛肉醬意粉了😺

整理房間又翻出了p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