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未晚

喜歡兩個人

[ 江洋×苏星宇 ] 敢做不敢爱 16

❤️

桔小梗:

江洋买了套房,在离苏星宇家不远的位置,全装全配,一百来平米。面积不算大,但是高档社区,进出门禁严格,车库也要刷卡。

狡兔三窝。他家和苏星宇家都不是约会的安全场所,他这边住了几年,邻里邻居都认识,而苏星宇那边,田心有钥匙,进出如无人之境。偶尔赶时间,整个团队甚至会一大早到苏星宇家集合,接了人直接去各种拍摄片场。

苏星宇对江洋买房没有异议,但在房产证上看到自己名字时颇感意外,问江洋怎么回事,江洋笑说过户时拿错了身份证。苏星宇又不傻,他是明知故问,不得到想要的答案不罢休,于是软磨硬泡甚至用身体逼供,终于换来江洋一句,共同财产。

苏星宇便接连几天好心情。当然,他并非需要一套房的价值来证明什么,只是喜欢这种和江洋绑定的感觉。

所以他买了辆车,用江洋的名字。

江洋在他俩的兔子窝地库里接到提车回来的苏星宇,别克三厢,烂大街的车型,公司中层大叔们最爱款,车窗贴膜倒是黑得看不见人影。

江洋觉得好笑,为了躲过记者和粉丝的跟拍,苏星宇也是动足了脑筋。

继而想到苏星宇买车其实比买房上心。两年前江洋换了辆奔驰G55,苏星宇后脚就买了同样的一辆。这种分手还要情侣款的任性,也只有苏星宇干得出来。但他什么也不说,哪怕在工作场合开车碰到江洋,江洋一脸尴尬,他却视而不见。江洋无奈只好换回以前开的奥迪,过不多久,苏星宇就没事人似的打电话跟他聊天,说新买了辆宾利,还发照片给他看,问他酷不酷。

一切都像兄弟间的寻常炫耀,只有江洋自己知道苏星宇在赌气。但是,依然,什么也不说。苏星宇不说,他更不能说。他深夜把奔驰开到苏星宇小区,停在一模一样的那辆车旁边,如同双生,光是看着也让人高兴。抽了不知多少根烟,再独自开回去。

他们都曾把对人的思念寄托在物件上,可怜可笑,唯独不可说。

“喂,发什么愣?”苏星宇摁着电梯开门键叫道。

江洋快走几步进电梯,有摄像头,却还是忍不住揽了揽苏星宇,贴在他脑袋边道:“谢谢。”

谢谢你的坚持,即使我一次次把你推开让你伤心,你也不曾离开。

苏星宇大大咧咧地道:“客气!”说着把车本丢给江洋,一脸富商包养小蜜的表情,“喏。”

江洋翻开看看,无奈地还给苏星宇,“这车是给我买的?”

“反正写你名字了,算是吧。”

“那平时谁开?”

“我啊。你又不用伪装。”

“给我买车给你开,真好。”

出了电梯,到家门口江洋就彻底不避讳了,一梯两户,走廊里没人,他搂过苏星宇吻上去。嘴唇碾着吸着舌尖,苏星宇要躲,牙齿打架,被江洋掐了把腰。

“你这人……”苏星宇困难地道:“能不能先进屋……”

“嗯。”

结果还是紧搂着吻他。

“快开门啊!”苏星宇紧张地注视着电梯显示的楼层数,生怕停在他们这一层。江洋拉住他的手往裤口袋里塞,要求他,“你拿钥匙,你开。”

苏星宇一边一只手同时掏江洋裤袋,嘴上还得继续应付他的索吻,急死了也没摸到钥匙,却是摸到硬起来的一根东西,贴着腿侧,措不及防地刚摸上去那个圆头就顺着他指尖动了动。

苏星宇触电似的缩手,这下真怒了,咬了口江洋的嘴唇迫使两人分开。

江洋笑着后退两步,苏星宇眼睁睁地看他从外套口袋里拿出钥匙。

进门以后问苏星宇:“刚才那样,刺不刺激?”

苏星宇踢了鞋踹过去,被江洋反应迅速地接住小脚,就势环在自己腰侧。苏星宇重心不稳摔进他怀里,这么一看又是求欢的姿势,见招拆招,简直拿他没办法。

“你光教育我约束我了,自己想干嘛就干嘛!回头被摄像头拍到,再被邻居撞到……你买房有毛用!”苏星宇大叫道,身手和脸皮俱不如人,只能嘴上撒撒气。

江洋终于收起坏笑哄他,“没有邻居,隔壁空房。就是看中这点才买的,还有摄像头……”他停顿了一下,继续托着苏星宇的腿,像跳拉丁舞时托着自己的舞伴,热情又性感。




苏星宇呼吸乱了节奏,勉强接着他的话道:“摄像头死角?”




“对。所以刚才你想摸就摸,怕什么。”

“滚蛋!”

苏星宇用力挣开他的挟制,站好以后往屋里走,边走边道:“第一次来,正经事不干,也不带我好好参观,你待客之道有问题。”

其实没什么好参观的,室内装潢都是开发商配的东西,简洁现代风,大面积留白和金属色,符合年轻男人的居家审美。客厅里空荡荡,只有沙发和一块羊毛毯,墙角落地灯是流行的那种大弧线,橘色灯光照着黑色厚重的窗帘。

江洋从后面牵住他,把他牵到落地窗前,“现在你看不清楚,等明早起床——那边有个人工湖,我们楼层高,湖面和周围绿化都能看到。”

苏星宇夸张地哇了一声,视野里一片空旷,前面竟然没有高楼遮挡。可见江洋买房的确是精挑细选,至少他们不用担心万一窗帘没拉怎么办……

苏星宇对着外面的夜色出神,江洋问他:“想什么呢?”

苏星宇略尴尬道:“没什么。”

江洋笑了下,“不说我也知道。”又说,“我跟你想的一样。”

“……”

跟EX复合就这点不好,彼此太了解,放个屁他都知道!

苏星宇巡视完客厅又去厨房浴室,最后到卧室。一样的简单风格,深灰色床品棉麻亲肤,他弯腰摸了摸,拍拍蓬松的枕头。

江洋拉他坐在床沿,“比你那套房子小是小多了,不过,还可以吗?”

苏星宇用力点头。

“以前我就想,你跟着我,住出租屋真是委屈了。我想等赚够钱一定买套大房子给你。”江洋环视周围,笑道:“好像也没多大。”

过去的事被他这么随意地说了出来,或许真的在心里想过无数次,说起时才能如此坦然。

但在苏星宇听来就不一样,苏星宇心跳得飞快——他一直以为是自己追着江洋跑,他们那段关系,年轻人热血方刚,总觉得生理需求的成分更多些。所以江洋提出分手时,即便说的理由各种冠冕堂皇,各种为了他好,他都忍不住有一丝怀疑,江洋是不是玩腻了才要抽身而退。

当然后来有很多机会让他从侧面了解到并非如此,却都比不上江洋今天这番话,毫无防备,惊喜到泛泪。

苏星宇压着那股热流,下巴搁在江洋肩头道:“房子大小我不在乎。”

老公寓楼里的出租屋也好,千万豪宅也罢,没钱和有钱的生活他都已经体验过,现在才有资格说不在乎。

或许真得苦尽甘来,他迫不及待要好好享受同居生活了。

评论

热度(596)

  1. 桑榆未晚桔小梗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