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未晚

喜歡兩個人

终身误 四十九 (陈霆X李易峰)

居然更新了!!!

adoration:

嘿嘿嘿嘿嘿~~~






四十九




阿卓几乎与宋锦是同时知道京南文化要上市的消息。




宋锦飞机一落地,打电话到宋晃那里劈头盖脸发了一通飙,只是这次向来以他哥哥为主的宋晃,第一次反抗。


两个兄弟在电话里发生了激烈争执,但是不论如何争执,京南文化被李舜套死,融资对赌已经开始进行,违约面对巨额违约金。




木已成舟,宋锦已无力回天。




反之阿卓更是通透,在生意场上的都是人精,他入行比陈霆早了太多。京南文化在这个时间选择上市绝对不是个明智判断。




并非阿卓硬要去怀疑陈霆,只是这个狠辣作风,除了陈霆,他也想不到其他人。




方有行没有道理收不到消息,阿卓虽然没有和方有行汇报,但是在吃早餐时,桌面上的气氛俨然是方有行已经收到消息了的低气压。




京南文化冲刺A股上市,这新闻不大也不小,偏巧能让人都知道。




米粥喝完,阿卓放下碗筷,长长吐出口气。




“这口气如果不让阿霆发出来,我看是完结不了了。”方有行的声音不疾不徐。




阿卓扭头看着方有行,方有行看起来并不像生气的模样,他微微松口气,道:“第一次方老插手京南时,也算是挽留了京南一条命。当报恩了。”




方有行起身,阿卓连忙过去扶着方有行朝客厅走去。




“况且,那宋锦宋晃两兄弟对宋老也并不孝顺,这恩恩怨怨的……您就别插手了。”




方有行坐在沙发上,微微叹气:“那宋晃我倒是从来不放心上,成不了气候。只是宋锦,不在A市,老本营盘综错节,摸不清多深。阿霆底子不清白,我是怕他栽跟头。”




“我叫人查的再深一些……”




方有行敲了敲拐杖,道:“算了,年轻人,让他们自己斗吧。”




********************************************




李易峰总是在人气最鼎盛时,突然消失在媒体、粉丝面前。不知道窝在哪里,就是不出面,连微博都不上。




曹琦说过李易峰几次,让他时不时要出现一下。李易峰只管答应着,一切照旧。




进组之前,李易峰得了几天假,想回一趟四川老家。




这事儿跟陈霆说了,陈霆坐在客厅沙发上抱着李易峰,拧眉想了半晌,道:“我是不能跟着去,对吧?”




这话问的。




李易峰侧首看着他,笑道:“你觉得呢?我怎么跟我爸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七大姑八大姨解释?”




陈霆顿了顿,道:“你怎么那么多亲戚?”




“大户人家。”




陈霆看着李易峰,李易峰也看着他,片刻,突然起身。只是再快也快不过长期“作战”的陈霆,一伸手把人压在沙发上,屈膝跪在上方,居高临下看着他,道:“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是吧。”




“小户,小户。”




陈霆伸手捏着李易峰的下巴,左右看了看:“挺白的。”




“嗯?”李易峰眨着眼,任凭陈霆捏着脸颊左右晃着欣赏,嘴巴不受控制的嘟起来,擦了润唇膏,像果冻。




陈霆俯下身,在他嘟起的嘴唇上亲了一口,道:“我喜欢大户人家公子哥儿。”说罢,不给李易峰说话机会,又低头吻了下去。




这个吻要缠绵得多,手渐渐松了,撑在沙发上,闭着眼。




李易峰有些喘不过气,伸手去推陈霆,手指从他小腹无意识划过,陈霆哼了一声,两人分开,李易峰顺着陈霆目光朝下,陈霆穿着居家服,下面明显撑起来一个小帐篷。李易峰看了一会儿,猫弧爬脸上,陈霆看着他,眼瞧着那猫弧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接着爆笑出声。




陈霆伸手又捏着李易峰脸颊,道:“挺得意是吧。”




李易峰笑着憋气,脸都憋红了,陈霆松了手,怕他真憋着。




“谁让你一会儿有重要会议?”




陈霆从他身上下来,坐到沙发上,长吐口气:“是啊,所以你就有恃无恐。”




李易峰起身,跟他并排坐着,时不时瞟一眼他的小帐篷,一边憋着笑一边道:“你去开会,我飞机就走了。”




陈霆吸口气,缓缓吐出,道:“其实……”




李易峰带着疑问看他,陈霆转过头盯着他,道:“其实,半个小时无所谓的。”




李易峰一愣,陈霆如狼似虎的扑了过来。这下再不给李易峰嘴欠的机会,埋下头一通乱啃,一双手专往刁处钻。




********************************************




“我什么时候能去四川见见爸妈?”




李易峰正穿衣服,听了这话回头看已经穿戴完毕的陈霆。李易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如果这件事告诉父母,父母会怎么样,他们就自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没有催婚,但是急于抱孙子的想法还是时不时会传到李易峰这边来。




李易峰沉默的有些久,陈霆走过来亲亲他,道:“我随口一问,你不要有压力。这几天和爸妈好好待着,接他们来A市的事儿也上点心。”说完一顿,想了想,补充道,“你那些……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七大姑八大姨的,也能来。反正……咱房子多。”说完,朝李易峰挑挑眉。




李易峰心里正感动着,被陈霆突如其来的炫富给逗乐了,道:“你小心我的亲戚们贪心,找你借钱,找你要房子,占了不肯还给你。”




陈霆拉着李易峰走出门,上了电梯:“那算什么?大不了我在中霆集团旁边再圈一块地,建一栋楼专门给他们。免费的。”




“冤大头。”李易峰小声嘟哝一声。




陈霆没听清,微微低头凑近了他,道:“说什么?”




“没什么。”李易峰清清嗓子,一本正经站好,电梯快到了17层:“你好好工作。”




陈霆一笑:“一会儿曹琦送你是吗?不需要工作人员随同?”




“回个家,要什么随同……被人说摆架子。”




陈霆失笑,面前电梯门打开,他按了关门键:“送你下去。”




李易峰抬腕看表:“我觉得你会议迟到了。”




“不晚。”




车库曹琦在车上等着,见到李易峰,从车上下来。




陈霆从后面过来,看了一眼曹琦,微微点头算打招呼:“到了来电话。”




“嗯。”




陈霆看着李易峰上车,跟他招手再见。陈霆微微一笑,看着车子驶离车库,他顺着电梯又回去。




裤兜里手机震动,拿出来看,是李易峰发来的。




“我会尽快让你名正言顺跟我回家。”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陈霆手指快速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发出去,抬脚出去时,已经是一副不苟言笑霸道总裁模样。




那边李易峰哼着歌,心情很好的在车上晃悠,手机微信提示音响,拿出来一看,被逗乐。




“谢主子。”




外界有很多猜测李易峰与陈霆之间关系的,有关于恶意的也有很多很多。曾经李易峰也困扰过,恐惧过。他的恐惧来自于不确定,但是每次当他回头,陈霆总在不远处等着他。不管外界风风雨雨,他一向唯他是从。


李易峰从一个不稳定的心态走到现在,他非常珍惜陈霆,他们曾经因为出柜这件事争执过,李易峰一定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让父母知道陈霆的存在。让父母名正言顺的承认陈霆,也让陈霆能和自己一样称呼“爸妈”。




法律上还没有一个能承认他们的“证明”,父母就是最好的证明。李易峰在乎家人,他也认为,家人会理解,会明白的。




无论这条路有多难,他都会坚持与陈霆一起走下去。即便……离开他热衷的事业。



评论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