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未晚

喜歡兩個人

终身误 四十六 (陈霆X李易峰)

adoration:

四十六


 


李易峰有一个通告要做,时间不算早,但是如果任由李易峰再继续这么睡下去,肯定是赶不上的。


 


曹琦在李易峰家里的客厅坐着,心底着急却也不敢硬催。


 


陈霆在用面包机加热面包片,每一样做的有条不紊,这让人有一种他很会做饭的错觉。曹琦心里着急了一阵,突然释然。


 


大老板都不着急,曹琦犯得着着急吗。


 


今天的通告是一个简单访谈,即便是台本都对好,也不能避免节目组不问一些敏感话题。曹琦心里也烦闷,大不了推掉这个访问,找个时间再做一次。


 


等陈霆把三明治做好放在盘子里,时间又过了二十分钟。


 


这是陈霆第一次把三明治做的这么漂亮,不用考究味道,如果能把三明治都做的难吃,大约陈霆这辈子都不要再有照顾李易峰饮食的想法了。


 


陈霆抬眼去看客厅里的曹琦,她由原先的着急变成了缓慢喝着咖啡瞧着窗外。


 


陈霆微微一笑,把牛奶倒好,道:“不急了?”


 


“老板都不急,我为什么要急?”


 


陈霆看了看他准备的早餐,绕过餐桌走到客厅:“不会晚的,他没有给任何人留下过耍大牌的印象,也不会因此而留下负面印象。”陈霆说完,转身进了卧室。


 


李易峰趴在床上,被子滑到腰部,睡得不算安稳,眉头紧锁。


 


陈霆伸手轻拍了他几下,道:“峰峰,起床了。”


 


李易峰眉头皱的又深了几分,想朝被窝里再钻一下,被子滑落太多,钻不进去。他终于还是睁了眼,陈霆笑脸在他面前,在他还没有完全清醒时,凑上前吻了一下。


 


“十点钟你有一个通告,曹琦已经在客厅等了你一个小时了。”


 


李易峰抬起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表,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浑身赤裸,腰酸背痛。


 


李易峰看了一眼陈霆,伸手拉着被子裹了自己进了卫生间。


 


陈霆失笑,跪坐在床上,高声道:“出来的时候不要让我看到你的胳膊浸了水。”


 


“已经结痂了!”李易峰气急败坏的声音从浴室传来,很快就被水声淹没。


 


陈霆低头笑起来,笑了一阵,从床上起来,走到主卧,拉开李易峰的衣柜看了半天,选出一身休闲装拿回客房,接着便出了卧室与曹琦一并坐在客厅等着李易峰洗漱完毕。


 


“陈董不急着去公司吗?”


 


曹琦知道陈霆很忙,但是也知道陈霆大约今天是不会再去公司了,只是她还是问了。


可能压抑不住好奇,又或者认为陈霆会给她不一样的答案。


 


“去洛杉矶之前答应过他,探班。”


 


曹琦没有再开口。


 


李易峰倒是没有想到陈霆会在今天跟着他一起去做通告。


 


“你如果忙,就不要来了。”


 


陈霆已经上了李易峰的保姆车,自动门关上,陈霆找了个较为舒服的姿势坐好,道:“你准备赶我下去吗?”


 


李易峰闭了嘴,看着陈霆。他其实并不想让陈霆今天跟来,他知道今天的通告会涉及一些敏感话题,不管怎样,总不是李易峰想让陈霆听的。


 


陈霆如果站在下面看着李易峰做访问,他会不知道怎么作答。本来就有一些压力的访问,现在变得更加让人紧张。


 


陈霆也从未探过这种班,他至多是出现在片场。


 


他不知道怎么拒绝陈霆。


 


陈霆翘了二郎腿,他今天穿着和李易峰差不太多,也是休闲装,唯一的区别可能是陈霆的休闲装仍旧偏正装一些。


 


陈霆也没有打算和李易峰说太多,几个人坐在车上别别扭扭的到达录影棚。


 


陈霆坐在右侧车门边,车门打开时,他先面对一众粉丝。


 


那些粉丝举着大炮,晃着灯牌朝汽车这边拼命尖叫。陈霆微微一笑,下了车,闪开一些,李易峰弓着腰从车上下来。


 


粉丝的尖叫声又高了几个分贝。


 


陈霆落在李易峰半步之后,像一个保镖。只是有几个眼尖的粉丝认出陈霆是李易峰的老板后,指着陈霆很是叫了几声。


 


陈霆长相出色,与李易峰站在一起也毫不逊色。陈霆一笑,露出酒窝,惹得粉丝又一阵尖叫,李易峰忍不住回头看他,瞧他笑得一脸无害的模样,心底翻了个白眼。


 


在李易峰陈霆几个人被粉丝围攻下,一路浩浩荡荡的进了电视台。与李易峰近一些的粉丝一边走,一边拍,还一边说“李易峰我支持你”,“李易峰你别怕”这样的话。


 


李易峰点头,没有回应其他。陈霆特意又看了看那些说话的粉丝几眼,朝她们比了大拇指。粉丝得到大老板的支持,仿佛打了鸡血,在李易峰已经进入电视台时又爆发出一阵尖叫。


 


李易峰顿了顿,等陈霆跟上,道:“你怎么那么能招惹小姑娘呢。”


 


陈霆眉头一挑,道:“我招惹小姑娘?”


 


“录制节目的时候你在台下还是后台?”


 


“怎么?有什么区别?”


 


一行人进了电梯,李易峰与陈霆并排站在一起,道:“我怕你一时高兴,和我的粉丝互加微信。”


 


陈霆嘴角上挑,笑起来,他扭头看着李易峰,道:“怎么?我应该也是比较讨小姑娘喜欢的吧?我如果入行,岂不是有机会和你同台?一起演个电视剧,一起跳个舞唱个歌什么的?”


 


“那陈董是自己捧自己吗?”


 


“我不用捧,和你一样,不用捧。”


 


电梯门开,电视台的人站在一旁正接着李易峰,客气的打了招呼,紧赶慢赶不算晚。十几个人客客气气的朝录影棚走,陈霆微微侧首,在李易峰耳边轻声说道:“有一些人,即便是捧,也注定没那个命。”


 


李易峰看着陈霆。


 


陈霆耸肩。


 


**********************************************


 


访谈式节目李易峰做得很少,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不足以有故事到可以用几个小时来做一台访问的人。


只是现在的访问目的不是李易峰多有故事,而是所有想要看李易峰的人,她们想了解李易峰什么,想窥探明星的隐私生活。


这是好奇心,有些好心的。


 


陈霆坐在角落,离得很远,与粉丝相隔也有距离。他用了一天时间来跟着李易峰,为了了解他的工作,也为了李易峰昨天的反常。


 


一个人有难过的情绪应该有所释放,李易峰选择的释放方式也许让陈霆觉得愉悦,可陈霆知道李易峰心里并没有释放。


 


他把一切都放心里,日益累加,直到有一天他承受不住。


 


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陈霆拿出来看,稍稍后退几步,接通。


 


“董事长,已经查到费朗和京南宋晃的关系。”付凯那边顿了顿,补充道,“应该是和宋锦。”


 


陈霆微微挑眉。


 


“蛊尾确实男一号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敲定了费朗,剧组为了噱头,对外一直没有公开。”


 


陈霆目光落到台上李易峰身上,他不知和主持人说了些什么,笑得很是开心,嘴角的猫弧翘起,像自带柔光的漂亮。


 


陈霆觉得自己就像那些粉丝一样,痴恋他的每一面。


 


“蛊尾投资人和卓总有一些交情。”


 


陈霆应了一声,挂了付凯电话,打到阿卓那里。


 


阿卓接电话很快,不等陈霆开口,他就知道做什么。


 


付凯来打听蛊尾投资人的时候,阿卓就快速了解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他对京南向来看得轻贱,一通电话打到投资人那里,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最后在电话结尾,叹了口气,说道:“唉,有些遗憾,我不太喜欢费朗啊。”


 


做娱乐投资的,七窍玲珑,三言两语怎会不清楚阿卓什么意思。只是他们这些做娱乐投资的,敏感度不够高,没有料到李易峰的后台竟然如此之硬。


 


口风一转,本是定局轻易便改。


 


陈霆举着电话,道:“还是仁慈了一些吧?”


 


阿卓一笑,道:“让这些投资人磕一大跟头,流一嘴血再学会识人的话……这不也是不给小明星留后路了么?”


 


陈霆没有接话,阿卓细细听了听那端动静,道:“你在哪儿?”


 


“录影棚。”


 


“哟,在陪着小明星录节目呢?”


 


李易峰对每个问题回答的都游刃有余,却不见圆滑。这是他真挚之处,也是他珍贵一处。


 


阿卓接着说道:“蛊尾男一号,小明星要吗?”


 


“不要。”陈霆拒绝的很干脆。


 


阿卓扬眉,举着电话不作声的等着陈霆把话说完。


 


“蛊尾的制作算是所谓的大IP了吗?”


 


“勉强算。”


 


“那就请卓总牵头,为李易峰量身打造一部真正大IP的制作。”


 


如果阿卓在陈霆面前,一定会给他一个大拇指,对于护短,怕是陈霆若说其二谁还敢称其一?


砸大制作,且不说如水的投资,就单说大腕儿给李易峰做衬托,就是一巨大话题。这在娱乐圈必然又要掀起一阵涟漪。


 


“你这是准备下大本捧他了。”


 


“这不叫捧,他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我希望第一部的投资人,是我。”


 


“要做大制作,也得做有质量的。好了,交给我吧,算作小明星进入我们家的第一份见面礼。”


 


台上李易峰与粉丝做了简单互动,眼下朝台下频繁看了好几眼。


 


陈霆知道,他在找自己。


他朝前走了几步,站在李易峰目光能看到的地方,与他对视,与他微笑。


 


有后台在现在这个社会上没有什么丢人的,无论别人身后是谁来做后台,他李易峰的后台,只能是陈霆。








-----------------------




着实太忙,按计划,应该是更新同归了。




但是同归古文比较难写,我需要有完全静置的时间才能来更新


所以先写终身误。



评论

热度(194)

  1. 桑榆未晚adoration 转载了此文字
  2. 桑榆未晚adorat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