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未晚

喜歡兩個人

终身误(霆峰/半架空/短/完结/贺文)

终身误没更我又跑回来看这个了😂 好好奇结局

adoration:

当当当,这是贺文!秉持我一贯的风格,贺文一定是甜甜哒!【是吗?脸呢??




哈哈,在此我祝愿我亲爱的檀香小姐 @野檀香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永远停在这个年岁,可千千万万别再涨了!


快嫁个如意郎君让我们蹭吃蹭喝啊!!!!








“霆哥,那边。”阿卓虚托了陈霆胳膊一下,引着陈霆往相反的方向去。




陈霆也是不得不跟着阿卓换了另外一头,去参加那个恼人的宴席。




本来是准备溜的,唉。




A市龙头老大方有行已经年近七十,今夜算是整了个金盆洗手,在五星饭店搞了一个私人宴会,请了八方来客。




不过,要是真能踏进这宴会的,在A市也绝对是有头有脸。


而陈霆,与方有行相差将近四十岁,却有比忘年之交更深的关系。




陈霆名下有个公司,但是道上人都知道,陈霆是个从香港来的狠角色,前身说白了就是一个大佬,近两年得势,做了好几笔令人眼红生意,这不,已经跻身A市商业名流了。




陈霆这厢是跟方有行打了招呼见了面然后就准备溜走的,可没想到半道儿被截了回来。阿卓是方有行身边的贴身秘书,两个人走到宴会大厅,阿卓才隐着笑在陈霆耳边说道:“方老就知道霆哥要溜,转差了我在门口守着呢。”




陈霆转过头看阿卓,微微松了松领带,也带着一丝笑,只是苦了一些:“方老不了解我么,我最讨厌这种场合,还不快放我一马。”




阿卓神秘兮兮的摇头,道:“方老送你个礼物呢,你得赏面儿查收了才能走啊。”




陈霆一愣,打量了宴会大厅,道:“方老金盆洗手倒来送我礼物了?”




阿卓不再给陈霆透露什么,只说了稍后便知便走了出去。




陈霆无奈,只好从侍应生手里拿了一杯红酒,躲在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坐下晃着酒杯。




陈霆倒是有心想躲,无奈他一踏入这宴会大厅,多少双眼睛都已经盯的紧紧了。这边陈霆一落座,那边捏着香槟杯子的莺莺燕燕便忙不迭的朝他走去。




陈霆一看这阵势,头皮发麻。可他常年混迹下来,周身都自带冷的吓人的气场,那些莺莺燕燕有胆子大的,也是只敢搭上几句话而已。




“阿霆。”




陈霆扭头,一袭剪裁新颖的酒红礼服包裹着姣好身材,一手托着拿着酒杯的手,手腕的钻石大的吓人,精巧可爱的小脸儿,陈霆顿时大松一口气,从被围着的莺燕中脱身,走到她面前,说道:“倒是有好些日子没见过了。”




“你忙着跟我爷爷赚钱,哪里还记得我。”那女人捏着酒杯挑逗似的碰了碰陈霆的酒杯,陈霆嘴角含笑,喝了口酒,说道:“方小姐别开玩笑了,前段时间听说你在加拿大投资的一笔房产大卖,叫你手里的本金翻了几翻,算下来我这辛苦几年,都不如你这不动声色的一个投资啊。”




方静如看了眼那些原本围着陈霆的女人一个个散掉,笑道:“不知道这个人情,你是打算怎么还?”




陈霆双手一摊开,朝方静如笑道:“也就这皮囊了,方小姐如果不嫌弃,尽管拿去。”




方静如拿着手包挡着嘴型,啧啧好几下,凑近了陈霆说道:“这要是个直男的皮囊,我必然是欣喜若狂。可惜啊可惜……”方静如语毕还似有若无的看了眼陈霆的下身,陈霆哭笑不得。




方静如再忍不住,掩面大笑起来。




两个人相谈甚欢,朝门口一恍,瞧见阿卓领了一人朝陈霆这边走来。




方静如倒像是知道什么似的,坏笑着用手包撞了陈霆一下,陈霆一脸莫名,再朝阿卓看去,才瞧见阿卓身后半步之远跟了一个穿着得体西装,系着领带的年轻人。


待走得再近了些,陈霆才突然觉得心口被闷棍给狠狠敲了一下。




阿卓看了方静如一眼,方静如挑挑眉,一副我懂的模样,然后跟着阿卓离开了这两个人面前。




陈霆脸上原本带着的笑容渐渐收了,坐在沙发上紧紧皱起双眉。




那人站了一会儿,转身就要走。陈霆冷冷说道:“我想阿卓带你过来这儿,是要你陪我喝酒的吧,你这会儿走了,对得住你的金主吗?”




那人垂在身侧的手指蜷缩紧握,硬生生把挪走的脚步又给挪了回来,站在陈霆面前,冷冷开口:“那么请问陈先生,是准备让我怎么陪酒?”说着话,他朝走过来的侍应生招手,拿了香槟对着陈霆,一口饮尽。




本来侍应生递了酒是要转身离开的,一瞧这架势,顿时也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




那人倒也没让那侍应生多么尴尬,紧接着从托盘拿了一杯香槟,又朝陈霆一晃,准备喝干时,陈霆突然站了起来,狠狠的抓着他的手腕,然后扭头对着侍应生说道:“滚!”




侍应生被这冷冽的眼神瞧的腿发软,连忙转身逃了。




陈霆冷冷盯着那人的一如既往可怜无辜的眼眸,那人就算受了委屈,就算觉得自尊屈辱,那眼眸仍然那么干净,即使冷着。




“李易峰,你不是演员吗?你不知道金主买了你,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得金主说了算吗?”




李易峰看着陈霆,嘴角微挑,冷笑道:“那么请问陈先生,我接下来该怎么进行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陈霆暗自咬牙,抓着李易峰的手腕朝宴会大厅后门走去,熟门通路的就朝楼上房间走。




直到陈霆把李易峰领进了房间,陈霆才从握着李易峰的手腕上,感受到他传来的一丝发抖。


皮鞋踏在厚实的地毯上,无声无息。




陈霆坐在床尾,看着站在自己一步之远的李易峰,冷道:“脱。”




李易峰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然后牙齿咬上下唇,伸了手开始解袖口,然后脱西装外套。解衬衫扣子的手抖的几次都没有解开,牙齿越来越用力,下唇终于被咬出了血迹。




陈霆腾的站起来,走到李易峰面前,伸手握着他的下颌迫他抬头,冷冷说道:“你伤了我买的东西,怎么办?”




李易峰盯着陈霆,倔强的不肯移开。无声的抗议,叫折磨李易峰的陈霆脑仁发疼。




明明是他对不起自己,现在瞧起来倒像是自己对不起他了。




十年前第一次在香港一个演出上看见李易峰时,那怎会想到十年后他们会变成这幅模样。




如果说在遇见李易峰之前有人跟陈霆说,这世界上一定有一见终身误,那陈霆才是嗤笑连连,绝对不信的。




可他看见李易峰。




那个握着话筒认真的唱着歌,白皙的手背上还贴着纱布,漂亮的一塌糊涂的李易峰。




认得李易峰的几个老板说,他是一个特别轴的明星,任何饭局应酬都不参加,商演一结束是立刻就要回家的典型乖宝宝。


那几个老板说起李易峰的时候其实是带着调笑的口吻的。


这叫陈霆觉得很不舒服。




当时香港几个本地老板和内地老板都聚在一起谈生意,陈霆是他们要巴结的对象,瞧着陈霆一直打量李易峰,便凑起来一合计,竟将李易峰给送到了陈霆的床上。




陈霆现在想来,这眼前的模样倒是和几年前颇有几分相似。




更相似的,恐怕是陈霆都不曾想要强迫李易峰的心思。




那时候的李易峰大有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势,陈霆被那几个老板弄的很是被动,还没有正式认识,便被李易峰给拉进了黑名单,估计分组还得是色鬼。




陈霆哭笑不得,把李易峰给解开,看着李易峰瞬间就躲得远远地,陈霆只好倒了一杯水,放在李易峰不远处的桌子上,然后缓缓的聊了些其他的事情,让李易峰的戒心慢慢下来。




后来的相处,让陈霆发现,他真的是很轴。而且第一印象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以至于陈霆把李易峰放走之后,再也没能见到他。




瘟神一样被躲着。这叫始终处于高位的大佬很不是滋味儿,但是无论他如何表达自己真的不是冲着上他而去的,这小孩儿都不相信。




后来陈霆无意撞见他被逼应酬,把他救了下来之后,才算是有了第一次真正的交谈。




那时候李易峰很沮丧,他只是想在娱乐圈干干净净的做一个明星,干干净净的演戏,干干净净的唱歌。这屡次发生的事儿,让他有了退圈之意。陈霆想说退了吧,以后我罩着你。可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这句话一直到他们后来在一起,陈霆都没有说出去过。




因为李易峰太爱演戏了,太爱这个圈子,即使熬夜很累,他也是朝气蓬勃。这让陈霆如何下的狠心去折断他翅膀养在身边?




也许是太宠着了,所以他才会背叛自己。




背叛一心一意爱着他,捧着他,不惜一切的对他好的自己。




呵。




陈霆松了捏着李易峰下颌的手,看着他松了口之后快要被血给漾红了的嘴唇,拿了纸抽朝他怀里狠狠一扔,道:“滚!”




李易峰抱着纸抽,弯腰拿了西装,随意整了一下凌乱的衬衫,转身握上门把手时,梗着声音说道:“我没有对不起你。”




“放屁!”陈霆终于勃然大怒,随手抬起水杯朝着李易峰狠狠砸去,李易峰没躲,水杯擦着他的额头在门框上碎裂,水洒了一身,玻璃碴子也随之落下,甚至碎碴子有些顺着敞开的领口落进了里面。




李易峰没动,握着门把手的手指紧到青筋迸现:“那份资料不是我给宋锦的。”




陈霆快速走到李易峰面前,眼底含怒,冷冷的瞧着李易峰,说道:“不是你,那是谁?!四年前在法庭上当庭指证我的,难道不是你?!”




“你从来都不听我解释!你一意孤行认为别人都是对的,我才是错的!陈霆你所谓的爱我,就是建立在这种不被信任的基础上,廉价透了!!”随着李易峰的低吼声而起的,是响亮的一个巴掌声,李易峰瞪大眼看着陈霆,脸上红印因为皮肤白皙的缘故,越发清晰。




陈霆打完这一巴掌也愣了,他们认识十年,即使李易峰背叛他,他也从未对他动过手,他被李易峰气疯了。




李易峰压下门把手,拉开门走了出去。




陈霆站在门边,打人的手慢慢握住,闭上双眼。




陈霆从前对李易峰说,这一生除了你,不会再有人能让我这么牵肠挂肚了。李易峰那时还开着玩笑说假如以后他做了错事,你会不会原谅我。




陈霆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陈霆抱着头顺着门框蹲了下去,四年前那个当庭指证叫他被打入冷窖,寒透了心。四年牢狱之灾都无法消除陈霆对李易峰的恨,那种挫骨扬灰却又绝下不去手的恨。




所以陈霆出狱之后再没找过李易峰,有关于他的一切,他都不再想知道。


权当这辈子从未遇见过这个人,那曾经共有的甜蜜岁月,不过一场梦。




陈霆也不知道蹲了多久,阿卓站在门边的时候,陈霆连抬头看他的力气都没了。




阿卓叹口气,半蹲下看着陈霆,道:“方老送你这个礼物,是想让你把心结解开。阿霆,两个人之间,最怕的就是你不问,他不说。就算恨,也得恨得明白一些吧?”




陈霆抬眼看着阿卓,阿卓扶着陈霆,让他慢慢坐下,缓解腿部的酸麻。




“四年前宋锦想扳倒你,找到了李易峰。那些资料是你给李易峰的,但是却不是经过李易峰的手给宋锦的。李易峰当年当庭指证你,也是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做,你被判的绝对不仅仅是四年。”




陈霆看着阿卓这样认真的说话,突然耳朵里有了其他莫名的噪音叫他听得都不真切了。




“如果李易峰当时真的背叛你,你觉得方老会放过他?会让他四年在娱乐圈过得仍然这么顺风顺水?那四年的牢狱之灾,消的是你从前在香港的那些案底,所有一切,都是方老做的。”




那时候李易峰问陈霆,假如我做了错事,你会不会原谅我?




陈霆说,我这么爱你,一定会原谅你。



评论

热度(199)

  1. 桑榆未晚adoration 转载了此文字
    终身误没更我又跑回来看这个了😂 好好奇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