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未晚

喜歡兩個人

【霆峰】以刚克柔

摧朽:

*非rps


*一个以高干为背景,以先婚后爱为主题的狗血故事。


*真狗血预警。


螃蟹肉质肥美,清蒸也有滋味,但李易峰似乎就想吃口味重的,听陈伟霆说任他做主,拿起菜谱笑眯眯点了几个菜:香辣蟹、爆炒花蛤,十年以上花雕酒秘制的麻辣小龙虾,满桌红油鲜亮,生香活色,让陈伟霆看了就舌根发麻。


他知道他这是还有点小脾气呢,也就情愿无福消受美味,只替李易峰把蟹钳蟹腿的肉慢悠悠剔出来,放置在一边。那红澄澄的空壳叠放在那,造型可以摆出花来。


陈伟霆看着美滋滋地掀开蟹盖儿的李易峰,笑着说,“照你这么吃,我下次还哪敢带你来啊,重油重辣,又是性寒的,也不怕伤了肠胃。”


李易峰一听,也笑,“听陈少这口气还打算有下次?我这还以为这是散伙饭,以后就真的割袍断义,恩断义绝了呢。”


陈伟霆择了小龙虾里的鹌鹑蛋细嚼慢咽,半真半假道,“不做兄弟也可以做爱人。”


李易峰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吃了辣,眼尾有点泛红,“你还拿这个开玩笑,你到底是不是诚心来道歉的。”


“诚!真诚!”陈伟霆一副悔不当初的样,“你总不能非得我负荆请罪才满意吧?李老师?”


李易峰用淡淡的鼻音轻轻哼了一声。


他还想刁难几句,只不过刚才在车上,陈伟霆忏悔一路,言辞恳切,语调真诚:不该让美色轻易离间我们可贵的友情,不该喝酒买醉,不思进取。说到最后简直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你说我咋就这么混呢,你关心我,不愿我这么颓唐下去我还不领情,真是不知好歹。”


他知道再说下去,陈伟霆估计又要卖惨,老套路走一遍,自己心不软下来,耳朵也要起茧子。只好化愤怒为食欲,花蛤龙虾的壳都被他垒成堆堆小山。


“哎?”李易峰转移话题,“你不说学术圣地,尊师重道,只叫我李老师吗?刚才在办公室怎么喊我峰峰啊?”


陈伟霆把刚剥好了的虾喂到李易峰面前,“杨春叫你李老师,我也叫你李老师?总得有个远近亲疏吧?”


李易峰切了一声,“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这人。”他一口咬住陈伟霆指尖,软软的舌头舔过他指腹的一点油渍,“你不是存心让杨老师难堪?他不也就说你一看就是腰缠万贯的资本家,能让你这么记着?”


陈伟霆微微一笑,“腰缠万贯,不就满身铜钱味?他这不明摆着骂我?”


李易峰看他一眼,“这年头哪里来的资本家?人杨老师就跟你开个玩笑。”


陈伟霆心说,也就你迟钝,情敌见面分外眼红都看不出来。你是文化人,两袖清风,光风霁月。我是资本家,囤积居奇,剥削人民,这不是说我俩不是一路人?


那时,办公室里的人正在八卦,“李老师,你有这么有钱的朋友我怎么没听你提,回回都开着好车来的呀。”


那杨老师便有意无意地说,“那人一看就是腰缠万贯的资本家,多少小市民的钱包握在手里,我们这些教书匠哪能比啊?”


得亏他那时凑巧听见了,笑嘻嘻回了句,“也就最近跟朋友搞房地产才弄了些钱,大家没事可以在我那买房子,多的是折扣。”


杨春便皮笑肉不笑,“只可惜长安米贵。”


陈伟霆就说,“杨老师暂时买不起,我给你留着呗,如果就这么一套,少说也能够给你留十年二十年的吧?”这才勉强将了他一军。


李易峰也想到了他俩那时针尖对麦芒的阵势,“总之,你下次见面态度好点,早知道我这儿一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呢。”


陈伟霆答应了,毕竟若不是杨春给他敲了警钟,告诉他今时不同往日,他再也不是李易峰最近水的楼台,他说不定真就打算君子做到底,软磨硬泡等李易峰自己开窍呢。


话聊到这,之前酒吧那事算是翻篇了,李易峰又说,“陈爷爷说的结婚那事也不能作数,你得去跟他讲清楚。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哥哥婶婶天天找我问东问西,我头都大了。”


陈伟霆嗯了一声,“结婚这事我会解决的,总之你得信我是不会让你吃亏的。”


他叹了口气,“不过毕竟当着这么多长辈面说的话,真要一笔勾销,总得慢慢来吧,你可别催我。我比你还着急。”


李易峰点点头,“这我当然知道了。”他哎了一声,忽而露出有些狡黠的微笑,“陈伟霆?”


“嗯?”


李易峰猝不及防给他塞了只肥美鲜嫩的虾仁,辣油流入喉管,呛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李易峰眉眼弯弯,“怎么还皱眉呢!一副心思沉重的样子。我都不气了。这虾好吃着呢,先把那杂七八的忘了成不成?”


————


这顿饭吃得意犹未尽,洗了手李易峰指尖还是股柠檬混着辣椒的气味。


在街上,陈伟霆捏着他指尖轻轻嗅了嗅,得出结论是越闻越臭,气得李易峰作势要拿拳头狠揍他。


两人正说笑着,就听有个甜美声音在那里喊,“阿霆,你怎么在这?”


定睛一看,唐凤凤呢子衣里一件浅色低领毛衣,锁骨若隐若现露在外头,一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样。


说话也相当楚楚冻人,“你最近怎么不来找我?”


像她那样漂亮的女孩子,面对追求者,总是格外骄傲的,让人尝一点甜头,又不愿就这么交付爱情,欲擒故纵的套路玩来玩去,还以为这一回对方也会求而不得,愈加上心,没想到反而好久连人都见不着。现在好不容易遇见了,自然认为干柴烈火,该是“旧情复燃”了。


李易峰瞧见她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满心满眼都是陈伟霆,一时心头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他觉得自己多余,默默侧过头想退一边去,不想被陈伟霆捉住了手。


陈伟霆把他手塞进自己羊绒大衣的口袋,顺势暗示他离得更近些,“因为本来也不是很熟的关系嘛!”


“怎么……怎么会呢?你不是?”


李易峰和唐凤凤都吃了一惊。


陈伟霆笑容温和,语气平淡,“我没有点明过,你也没暗示过,我们的确不是很熟的关系。”


唐凤凤能够跟陈伟霆虚情假意,你来我往这么久,自然还是有点道行,听得出他并不是藕断丝连,故作大方,而是真的相当冷漠,毫不关心。


她自觉她魅力不该如此,心里忖度思量,还想着挽留试试。
涂了红蔻丹的指尖把一缕碎发别在耳后,露出亮晶晶的耳钉,丹唇未启笑先闻,正是欲语还休的模样。


陈伟霆却好似没看到,“我这还有朋友在,不好意思先走了。”


说着就牵着李易峰走了,等要上车时,才把那软绵绵的手松开。


他被他握过的手,还有一点陈伟霆手心摩挲的触感,李易峰愣了好久才回神过来。


“这是怎么啦?前几天不还要死要活吗?今儿怎么就成陌生人了。”


陈伟霆眼睛看着前路,有条不紊地打着方向盘“这不是在李老师教导下进行了深刻忏悔吗?非跟她一刀两断,无以正身明志。李老师,我悔过自新的决心你可都看见了?”


李易峰勾了勾唇,“得,你这决心可真够坚定的了,别以后后悔,再说我拆人姻缘,又跟我吵一架啊。”


陈伟霆笑了笑,反问他,“你说呢?”。


李易峰知道陈伟霆是那种爱憎分明的人,放下了就真的放下了,不搞余情未了那一套,也不再说了。


车还没开到校门口,又是一阵堵。没办法,李易峰只好提出自己走一截。


陈伟霆边找地停车,边让李易峰把后车座那纸口袋给勾过来。


李易峰照做了,不想那袋子还挺重,一时把他手臂都压了下去。


“什么东西啊还专门搁后头,不让人发现。”


陈伟霆笑得神神秘秘。“好东西。”


李易峰一看,俩玻璃罐子里饱满鲜红的果实挤着挨着,装得严严实实,果实表面裹着糖衣,愈发显得晶莹剔透。


“欢喜吧?专给你带的,你不就喜欢吃海棠果么。”


李易峰惊喜得不行,立即就要挑一个尝尝。


他那天去陈爷爷那,看那海棠树空落落的就惦记着,又不敢跟老人家提,怕他说一句嫁进我们家就不愁吃这个了,这才硬生生忍住馋虫。


那糖浆裹得厚实又不至于让人觉得太过甜腻而夺了果肉原本滋味。牙齿一咬,脆生生的声响。


李易峰眼前一亮,“这不是白妈熬得糖吧?我一吃就知道了,她不之前说要回家带孙子,不在你家继续干了吗?”


不过他转而自问自答,“不过白妈做得饭这么好吃,你们肯定不会轻易放她走。”


陈伟霆看他那笃定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心里说,“我们俩喜酒她还没承包呢,能就这么走喽?”


金牛两个弱点,一爱钱,二爱吃。李易峰被海棠果这么一哄,接连几天都心情美丽。走路恨不得哼着歌,步履轻快,身轻如燕。连隔三差五询问婚期的狐朋狗友都不觉得烦了,只笑呵呵回一句,“我还不急,你急什么呢?这么急,怎么不先把红包包给我啊?”在七大姑八大姨面前,更没事就夸陈伟霆两句。


同办公室的人看了,怎么能没点情况?心里的春意蠢蠢欲动,暗地里感叹自己是不是也该谈恋爱了,否则单身狗没人权。


这天李易峰刚坐办公椅上准备开电脑呢,就有个同事凑过来了,笑容里藏着玄机,“李老师这是好事将近了?最近神采飞扬啊。”


李易峰等着电脑开机,索性侧过脸去,“哪有,我不一直这样?就颓废过那么一小段时间。”


李易峰心想,那段时间正是陈伟霆追求唐凤凤最热烈的时候,现在他俩淡了,自己不用为伊消得人憔悴,咸吃萝卜淡操心,可不就神采飞扬?


又有同事说了,“我咋觉得今天比之前状态还要好几倍儿呢?我说李老师,你来时看校园是不是觉得校园特美啊?”


李易峰说,“没有啊。放眼一看,不全是枯藤老树?”末了,又说,“不过嘛,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你们觉得美就美呗。”


“哟!”这同事好像完全没听懂他说的,“李老师这是一切景语皆情语啊?”


李易峰觉得他们今天热络得莫名其妙,也懒得胡搅蛮缠,干脆回身往笔记本输里密码。


页面一开,新闻窗口就弹了出来。


李易峰叉掉之前习惯性看两眼,结果不看还好,一看,那新闻推送的图片里模糊却棱角分明的侧脸怎么看怎么像陈伟霆。


再一看,内容同样惹人注目:震惊!同性婚姻法将全面落实,前国家领导人陈……


李易峰不敢直视,偏偏还忍不住戳进去查看完整内容:【震惊!同性婚姻法将全面落实,前国家领导人,中央×××常委之孙,现××书记,××委员之子……】


李易峰不好的预感顿时跟汽水泡泡似地往上升。


再往下看:【中国最大官商集团××集团领导人之子……】


我的天,那不就是我?


【……或成首对国家法律认可的同性情侣。】


之后新闻不是说两人是多么多么门当户对,就是赞美两人对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做得贡献是多么深远。看似普通平凡的恋爱,却在我国思想文化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李易峰又切了几个网页寻找前因后果:最开始还只是小门户捕风捉影,几个营销号凑凑热闹,最后不知道怎么有人扒出了他们身份非比寻常。俊男帅哥,天生一对,怎么怎么符合公众喜好,便迅速发酵。


李易峰把情况分析分析,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娱乐、民生、社会、时事……


同时荣登各种版面头版头条,恐怕全国人民都知道他要跟陈伟霆结婚了。

评论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