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未晚

喜歡兩個人

【霆峰】以刚克柔

emmmmmmmmmm 好甜好甜!!!

摧朽:

*非rps


*一个以高干为背景,以先婚(有婚约)后爱为主题的狗血故事


豪言壮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同在圈子里混,李易峰对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不能更了解,陈大少什么诱惑没面对过,什么段数没见识过。对欲擒故纵,以退为进那几招,怕是早无动于衷。而且他和陈伟霆实在太熟,他勾引得稍微露骨一点点,陈伟霆立刻能发现,丝毫不刺激新鲜。


李易峰觉得自己要想征服陈伟霆,一定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况且就算不想那些遥不可及的,拿近点儿说,今晚上怎么过,他也纠结得要命。难不成就这么滚床单?要知道他原本只是想亲亲陈伟霆,没打算真枪实干到底的;就算要滚,他要暗示到哪一步才能恰到好处?


李易峰思绪乱得像麻线,对着电脑批改作业也魂不守舍,没想到此时陈伟霆一条微信轻飘飘浮现于锁屏页面:下午来接你,老爷子喊我俩回去吃饭。


李易峰饱暖思淫欲一天,想的都是二人世界,陈伟霆却正正经经邀请他回家吃饭,哪像是上午目光如狼似虎的人?


好在李易峰并不觉得自己刚刚踏上追求之路就受了挫折,只当陈伟霆是记仇上午故意撩拨的事,索性安安静静地等待下班。


————


初冬天黑得快,暧昧的暮色转眼便消逝。浅金琉璃瓦之上,蔼蔼沉积着淡黑的浓云。红墙后头的四合院却是灯火通明,一抹抹亮色,透着暖意。


陈老爷子年轻时冷肃威严,如今步入暮年,对待儿孙愈发和蔼,笑容可掬。


此时酒酣耳热,醉意上头,又显得孩子气,借着酒意,使劲撺掇着李易峰和陈伟霆也多喝几杯。


陈老爷子开封的是一坛陈年花雕,酒气芬郁,香味浓厚,李易峰禁不住劝,多贪几杯,便醉意微醺,雪白脸颊燃着酡红,愈发像胎细釉润的瓷器被巧心的匠人烧成釉里红。


晚饭是陈家老厨子做的涮羊肉,黄铜火锅里沸水滚滚,雪白的蒸汽氤氲扑腾,给李易峰眼睛染上水雾,水光潋滟着,更像盛着琼浆玉露。


陈伟霆也有点醉,不动声色地替李易峰又满上一杯,默默看一向牙尖嘴利的李老师被自己亲爷爷打趣得说不出话来。


陈老爷子喝醉了,一点不惦记李易峰皮薄,“峰宝总算成我们家的人了。还记得你第一次到这来的时候,才那么大一丁点……”


他比划着李易峰年幼时的身高,“老头子我那时候就喜欢你啦,我说要收你当干孙儿,你爷爷竟然说峰宝是我们家的宝,那么多年情分都不看,死活不同意。还把你调皮的两个哥哥硬塞给我。”


“现在好啦。”陈老爷子对陈伟霆一贯严厉,铁血教学,这下难得夸奖起来,“阿霆争气啊!把你娶回家了,这孙媳妇儿可比干孙亲近多了。峰宝,你现在要喊我爷爷了。”


李易峰羞怯地叫了一声爷爷,尾音又糯又软,甜得陈老爷子开怀大笑。


李易峰余光一撇,瞧见陈伟霆也浅笑着,轻轻柔柔地一声,也是峰宝。


他耳尖倏红。峰宝是他小时候的昵称,现在他都快三十了,父母都不好意思再这么叫他,亏陈伟霆脸皮厚。


他瞪他一眼,陈伟霆便默不作声了,只是仍是嘴角上扬,唇开唇合,做出口型,叫的是“老婆”。


李易峰彻底输给他了。


半醉半醒的陈老爷子没注意到两人的眉来眼去,自顾自又讲了一些两人年少的往事。那些琐碎的点点滴滴,李易峰原以为暗淡了,却不想这么稍加润色,又生动无比起来。


人上了年纪,就嗜睡。陈老爷子说着说着便打起盹来,断断续续醒几回,嘴里还在念叨不停。


家庭陪护早催促陈老爷子睡觉了,陈伟霆索性半抱半搂李易峰往里走。


李易峰神思还恍惚在青葱岁月,脚步飘飘然的,重力全搭在陈伟霆身上,“去哪儿?路不是这么走的……”


陈伟霆发笑,有些无可奈何,“都结婚了,你还睡客房?”他似是而非地暗示,“到我屋里去。”


李易峰心里犹豫要不要矜持一下,但醉意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和借口,装得晕晕乎乎,十分顺从。


19禁


陈伟霆虽然温柔,但是索求无度,李易峰最后怎么睡着的,因为精疲力尽,完全没了印象。


但他早晨是在陈伟霆怀里醒来的,他望着陈伟霆睡眠中的侧脸,一点点找寻混沌的记忆时,陈伟霆也慢慢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陈伟霆沉默地凝视他片刻,自然地低头去啄他的嘴唇,被李易峰迅速抬起双手挡住了。


温热的唇印在柔嫩的掌心,李易峰不自觉蜷起手指,“没刷牙……”


陈伟霆失笑,轻轻拉开他的手,亲吻唇瓣,撬开贝齿,叹入舌尖,法式深吻,掠夺得李易峰口腔没有一丝属于他的空气。


陈伟霆松开喘不过气的李易峰,吻了吻他的额头,李易峰抬眼,捕捉到了他微不可查的笑意。


“你笑什么?”他质问。


陈伟霆卖个关子,“因为——”


“陈夫人?”


“嗯?……嗯!”


“今天的你似乎比昨天更可爱。”

评论

热度(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