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未晚

喜歡兩個人

过日子

过日子

lttw:

霆峰


与真人无关


最后“过日子”那句引用自《麒麟》


 


 




李易峰和陈伟霆刚好上那会儿,跟所有小情侣一样,恨不得腻死在对方身上。


 


面是变着法儿地见,床是变着法儿地上,连情话都变着法儿地说。本来么,两个大男人,自然是不在乎小女生那套“你爱不爱我”“有没有想我”“喜不喜欢我”之类的肉麻行径,但真遭到了自己身上,就觉得没事就想说一说,说完了心里就甜丝丝灌了蜜似的,翘着嘴角回味无穷。


 


那时也赶巧,两人都在同个组拍戏。《古剑》完了就是《活色生香》,可不嘛,情当然是要日久生的,先日久生,生着生着,就日上了,还久。于是这个得天独厚的工作环境,就方便了两人更加你侬我侬情意绵绵干柴烈火。


 


这是个大大的好处,也是个大大的坏处。


 


情侣黏在一起,尤其是新晋情侣黏在一起,就会忍不住:视线会不由自主往对方身上飘,手会忍不住往对方手上摸,身体会不由自主向对方倾斜,诸如此类,等等等等。总之还是那句话:恨不得黏死在对方身上。


这放在两人独处的时候自然是甜蜜蜜,可是到了工作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可就一点儿也不甜蜜了。


 


然而,老话说得好啊:有三样东西,是不能隐藏的。


咳嗽和贫穷倒是没有,剩下那样却多的是。


 


好死不死,两人戏里还演的是兄弟,对手戏那不是一般平常普通的多。


 


搞对象的弊端这就出来了。


 


拍的时候呢,兄弟之间搂搂抱抱很正常,要是放在从前《古剑》的时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那时候大家都还非常正直,兄友弟恭,每天就只有“嗨”来“嗨”去的,肉酱意饭和猪排饭都“不吃不吃”,比钢管还要心如止水大公无私。


可现在,现在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搂重了吧,怕被别人看出端倪来;搂轻了呢,又出不来戏剧效果。于是两人蹑手蹑脚,好不拘束。


导演看着监视器,一脸阴沉,“峰峰、伟霆你俩怎么回事?私底下都这么好了演个兄弟怎么还跟上花轿的大姑娘似的?”


 


这话一出,惊得两人本来好不容易攀上的肩又立马弹开,一个望天一个看地,硬生生把《活色生香》演成了《断背山》版的《山楂树之恋》。


 


但下了戏的时候呢,就又完全是另外一幅模样了。该勾肩勾肩该搭背搭背,心大地想反正以前也是这样,心大地认为没人会想歪的。殊不知同组的女主角举了摄像机在背后偷拍得欢。


 


戏结束了,他们放了一回长假。两人乐得无拘无束地结了伴去玩,好像私奔一样。陈伟霆把李易峰带回香港去滑水,在阳光下看他骄傲的小孔雀头发上水珠闪闪发亮,然后在他下了板大笑着跑回来的时候一把扯到身前,在无人的沙滩上偷一个短暂却甜蜜的吻。


 


晚上李易峰客随主便,被陈伟霆忽悠着接回了家。进门看到陈伟霆妈妈的时候吓得舌头都打结,一口伶牙俐齿吐都吐不出来。陈伟霆看着好笑,大大方方把人往前一推,“妈咪哩个我兄弟”,陈妈妈便笑得见牙不见眼,跟陈伟霆一模一样,“知道尼易峰嘛,你成日讲嘅”。李易峰捋了半天终于把舌头捋直,战战兢兢赔了个笑,说“阿姨好我是李、易、峰”,阿姨点点头“知道尼易峰嘛”。李易峰就悄悄背了手掐陈伟霆的大腿,一点没留情。


 


心惊胆战端庄无比地吃完一顿饭,陈伟霆搂了他就往自己房间走。李易峰瞪大眼睛踩住他的脚问“今晚睡这”,陈伟霆把脚抽出来揽着人继续往上走说“今晚睡这”。


 


那晚不知道是因为坐在陈伟霆小时候做作业的椅子上看了他从小到大的相册,还是因为办事前陈伟霆贴在他耳边说了好多好多黏糊糊的情话,还是因为陈伟霆的妈妈房间就在楼下,李易峰被陈伟霆一下一下顶着,咬着嘴唇拼命压抑喉咙的声音的时候,眼角忽然就留下了一滴眼泪。


 


陈伟霆停下,伸出舌头将它舔舐干净,又在他额头上贴一个吻,喘着气说“傻瓜”。


 


夏天终于到了的时候,他们火了。


 


火了就意味着,有更多的话题,有更多的关注,有更多的粉丝,上不完的通告做不完的节目,意味着那些收了工就在星巴克坐到天荒地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他们这时其实已经到了过渡期,不会再一言不合看对了眼就滚上床,是个黏在一起可以很亲密,分开了也不会想得难受的状态。


但不得不被捆绑在大众面前时,就又是另一种情况了。


 


出乎意料地,广大群众眼睛的雪亮仿佛与生俱来,在陈伟霆非常为数不多的戏份里发现了陵越与百里屠苏的有爱之处,并进一步将它上升为陈伟霆和李易峰的有爱之处。顺理成章,他们在镜头前被无数次调笑调侃,大有被一脚踹破柜门的势头。


 


陈伟霆是始终把持住理智的,他会在李易峰故意顺着套闹得疯的时候圆一句“你再这样我们来真的”,但他每每看着小孔雀掌控全场,所有人都因为他一举一动片言只语而疯狂的时候,看着李易峰眼里闪亮着光的时候,又无奈地举手投降,任着他拿红绳绑了自己的手,笑出一脸无可奈何,却又在心里默默想这红绳最好捆紧点,让他俩一生一世不分开。


 


再后来,就是老夫老夫的阶段了。


 


李易峰和陈伟霆都开始往不同的方向发展,为各自的事业打拼。见面越发少了起来,联系虽然方便,但一忙起来就是昏天黑地,有时时差都上来了,我今天早上发给你的话你明天下午才收得到,把微信当邮箱用,可也不会觉得空虚也不会去担心。即使不在一起,但知道同一片天空下,对方都在努力地朝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走过去,并牵挂着自己,也就很充实很安心。


 


偶尔得了空,就会约出来吃个火锅旅个行,活动碰上一起了,就乐得坐到一起勾肩搭背。李易峰和陈伟霆都觉得没有必要避讳,大大方方才不惹人生疑。再说,就算真被发现了也没什么,谁还不谈个恋爱。


 


有好一阵两人拿到了剧本邀约就发给对方看,跟看自己剧本一样认认真真看了,就互相给对方提意见。陈伟霆说“我觉得你这个角色的话可以再深入一点去演绎得复杂一点挣扎一点突出人性一点”,李易峰说“我觉得你这个戏蛮轻松的接的话你应该可以本色出演没那么辛苦”。


 


好像回到了四年前那些星巴克的午后,各端着一杯星冰乐一起揣摩他们的戏该怎么演。


 


交换完意见之后,也到了该放下手机睡觉的时候。不知是谁先往对面敲了句“早点睡吧,晚安”,另一个人顿了两分钟,回了一句,“就这样啊?谈恋爱呢,都没点表示。”


 


“谁跟你谈恋爱,我跟你过日子。”


 


手机屏幕两端的人都笑了。


 


“诶,知道了。”








END







评论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