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未晚

喜歡兩個人

终身误 五十六 (霆峰/大佬VS小明星)

不是出事还要几年后吗

adoration:

五十六




日出照亮客厅,坐在客厅的三个人谁也没有开口,只有峰妈小声的抽泣。




李易峰把照片一张张归类,他和陈霆的都放在一边,他刚步入社会与京南签约的,放在一边。


然后把那份他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卖身契打开一页一页的翻,再翻另外一份有关于李易峰和京南之间所有的来往明细。




原来京南在自己身上也是花了这么多钱的?




李易峰突然笑起来,峰妈慌张得看了一眼峰爸,峰爸也看向李易峰。




“小峰……”峰妈叫了一声,朝前坐了坐,看着李易峰。




李易峰扭头看着峰妈,笑笑,然后又看看峰爸,道:“你们想先知道哪个?”他坐直,手指着桌面摊的规矩的照片文件,“选一个。”




“小峰……爸爸妈妈不是要逼你,你别这样。”




李易峰笑看眼睛已经哭肿了的妈妈,然后渐渐收起笑容,道:“先说陈霆吧。”




他停顿了会儿,转过来看着那沓照片,缓缓道:“和你们看到的照片一样,我和他在一起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峰爸终于开了口,他神色严厉,完全无法接受李易峰的坦然。他和峰妈一样,以为李易峰会否认,会解释。即便心里不会相信,但是能维持一个平稳的表面,然后再想下一步的办法。




可他承认了,直接的。






“我当然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李易峰看着峰爸,一字一顿,“我正在向你们出柜。”




峰妈捂着脸,哭起来。




“李易峰!我们先放下你是个公众人物不谈,你这样让我和你妈妈怎么办?”




李易峰沉默片刻,道:“对不起。我也试着不喜欢他,但是,没用。”




峰妈指着桌上那叠文件,带着哭腔道:“那上面说陈霆和你在一起是威胁你的,是他用合同骗你,然后你才和他在一起的,对不对?我上次见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一个董事长跑前跑后……”




“妈,妈!”李易峰试图打断峰妈,但是峰妈却不肯停,仍然哭道:“他跑前跑后对我和你爸,是不是那时候就已经在逼你骗你了?他不是好人,他一点都不是好人!”




“妈!”李易峰伸手握着峰妈肩膀,轻拍示意她平静下来,然后看着她,道,“你觉得,京南的宋锦宋晃两兄弟是好人?”




“他们至少不会骗你!”峰妈推开李易峰,带着满脸泪痕,怒道,“你毕业在A市那么多年,虽然没有红,但是至少你是干干净净的!”




李易峰眸色一冷,失望浸透双眸,道:“妈,你觉得我不干净?”




峰妈从知道这件事到她让峰爸打电话叫李易峰回来的这段时间里,翻来覆去的想,翻来覆去的希望能理解李易峰,但是作为母亲她实在无法接受好好儿一个儿子为什么就突然喜欢男人了?


可无论如何,她内心都是偏向于李易峰的。她一直告诫自己,要冷静处理。


但当李易峰坦然承认时,她还是崩塌了。




她知道自己失言让李易峰伤心了,可相比较此刻她为母的痛苦煎熬,顾得上多少?




李易峰拿起大学毕业初入社会时的那些照片,父母没有任何心理建设突然收到这种消息自然很难接受,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将京南的过往告诉他们,与接受不接受陈霆相比,京南那段更令他们难受。


但是他没有想过京南这么卑鄙,会直接把照片寄到家里来,更没想到他们会扭曲事实,让局面变得如此难堪。




“你们知道……我和陈霆是怎么认识的吗?”李易峰看着照片,开口。




李易峰回过身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峰妈,一丝哽咽哽在喉间,他缓了缓,道:“我被五花大绑送到了陈霆的床上。”




这种像是站在第三人角度上讲述那段过去仿佛无情,但是李易峰知道自己疼的窒息,他的父母也会一样,甚至比他还疼。




那是一段他们作为父母不知道的过往,虽然家庭不是大富大贵,但是这唯一的儿子也是捧在手心里宠到大的。


他们不能陪在身边,时刻担忧自己的儿子是否吃饱穿暖,是否受了委屈。




在这些只有好消息和安慰的几年里,他们的儿子,过得到底是怎么样的生活?




“你说京南比陈霆好,至少不骗我。但你知道,他们签了我十年,利用我的年少无知和迫切成名的欲望,把我推进深渊。签约三年,也会有一些小舞台,一些小综艺,但是更多个日夜,你儿子我连一顿觉都不敢好好儿睡,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宋晃就会打开房门把我带走,然后送给别人。三年里,不允许我和大学同学来往,任何私下的见面都要通过公司。他们拦截我的同学,断绝一切我的私人关系。”




“我无数次想到死。”李易峰眼泪终于忍不住,他看着已经快要崩溃的峰妈,道,“但是我如果死了,你和我爸怎么办?”




李易峰在一堆照片中挑出一张他站在一个高档会场里被灌酒的照片,道:“就在这里,我第二次遇见了陈霆。当时我被迫在这种场合唱歌陪酒……被人侮辱。是陈霆出面把我从宋晃手里给拉了出来,给了我一次更换公司的机会。”




“我知道,他一定是对我有兴趣。但是,妈,他尊重我。不签霸王合同,不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不会把我送给别人。会尊重我的梦想并且帮助我实现,会设身处地为我考虑。如果我拒绝他,他也绝不会强迫我,逼迫我。”




李易峰停顿下来,客厅寂静无声。




他长叹口气,自嘲一笑,道:“是我,是你的儿子义无反顾的爱上陈霆。”他手指拨开他与陈霆的照片,那些与京南的照片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一脸稚嫩却抑郁满身,一个面貌成熟幸福满足。




“这些笑,哪能强迫得来?”




躺在桌上的手里响起来,是曹琦打来的。




李易峰看了一眼,拿起手机没有接听。




“妈,如果说我不干净,和陈霆没有关系。是遇见陈霆之前。”李易峰说完,起身走进卧室关了门。




门锁刚响,外面传来峰妈嚎啕大哭。




李易峰握紧手机,也跟着哭了起来。




李易峰知道自己太残忍了,把这段原本可以深埋永远不说出来的过往摊在父母面前,换成最利的武器扎向他们。




但是如果今天不说,他不知道京南会不会再歪曲事实来伤害他们。




曹琦电话又一次响起来,在紧握的手心里拼命的震动。李易峰咬紧牙,不让哭泣发出声音。他坐在床边,把电话挂断,刚打开微信,曹琦的微信就发了过来。




“什么情况?你怎么不在家?你接电话啊,今天有通告。”




“我回成都了,半夜太晚没有告诉你。我家里出了一点事情,很抱歉,琦姐,我可能需要您帮忙把通告给推掉了。”




信息发送完,李易峰点开陈霆的微信,刚要打字,宋锦的电话打了进来。




“回成都了吗?”




李易峰冷着眼,把眼泪抹掉,道:“宋董怎么也是堂堂董事长,竟然做事这么下流卑鄙。”




电话里传来宋锦的轻笑,道:“我如果不下流卑鄙,我怎么换来和你对话的机会?”




“你想干什么?”




“陈霆是一只咬人不松口的狗吧?如果说京南之间和他有什么恩怨,也不过就是你了。现在你已经在圈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必一定要把人逼到绝境?他是真的以为他在香港的背景就此算洗干净了?”宋锦顿了顿,道,“回北京吧,回来,我们见面聊一聊。”



评论

热度(159)